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绿色发展思想的理论基础

任保平、张蓓 终南增长质量研究 3月10日


本文发表于《学习与探索》2017年第12期


       十九大报告指出,我们要建设的现代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既要创造更多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也要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十九大把绿色发展作为未来我国经济发展的新的战略指向。绿色发展作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财富理论新拓展,也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国化和时代化的新成果,这要求我们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原理角度来解读绿色发展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从基本原理和内在逻辑梳理绿色发展的深层次内涵,为探索绿色发展的机制特征奠定理论基础。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研究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过程中,通过研究人与自然的关系形成了系统的绿色发展思想。过去我们在理解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时,着重研究其社会主义经济理论,而忽视其经济理论中关于绿色发展的思想研究。因此,挖掘政治经济学中的绿色发展思想可以为新时代践行绿色发展理念提供政治经济学的理论依据。

1.jpg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绿色发展思想的理论逻辑

在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相继完成工业革命之时,产生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这一时期由于工业革命的完成,机器大工业经济体系的建立,造成了生态环境的破坏。在对工业化经济体系所造成的生态环境问题进行思考的过程中形成了马克思主义的绿色发展思想。马克思主义绿色经济思想的形成与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体系的形成是同步的,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通过对资本主义经济制度进行批判和对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进行分析建立了其经济理论体系,与此同时在其经济学理论体系形成的各个阶段也提出了一系列生态经济的观点,形成了马克思主义绿色发展的经济思想。

首先,在研究经济再生产与自然再生产相互关系的中形成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绿色发展的思想基础。这一时期马克思主要分析了农业的耕作、人类文明进步对生态环境的破坏,告诫人们在耕作过程中要遵循自然规律,而不能只顾眼前利益,必须考虑所产生的比较远的影响。在这一阶段,马克思不仅分析研究了农业耕作对生态的破坏,而且还从人类文明的历程中,分析了随着生产力发展、工具的广泛运用对生态环境的破坏。他认为在蒙昧时代的狩猎阶段,人类在自然界极其狭小的范围内活动,在这个生产力的基础之上,不会造成对自然生态系统的破坏。但是在生产力有了较高的发展,铁器的广泛运用以后,随着人口的增长与人类生产活动的深入开展,经济活动范围的不断扩大,人类对自然系统的干预程度日益加深,当人类对自然的干预超过了环境承载能力和环境的自净能力,生态环境破坏问题就会逐渐暴露出来。

其次,在对资本主义机器大工业所造成的环境污染和环境灾害进行分析的过程中深化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绿色发展思想。恩格斯对工业化所造成的大气污染、河流污染和工人生活状况恶化三个方面的分析体现了其经济理论的生态化特征。最典型的是恩格斯在《英国工人阶级的状况》一文中对河流污染与大气污染的分析,对机器大工业所造成的环境污染给与了深切关注,使其经济理论的绿色发展特征日益深化。

最后,在对生态破坏导致的自然报复进行研究的过程中进一步强化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绿色发展的理论特征。马克思和恩格斯认为人类对自然生态系统的作用具有二重性,一方面人力可以利用自然实现人类的生存与发展。也就是说人类对自然作用的活动可以为人类提供基本的生存条件,另一方面人类对自然界的过分作用又会造成负面影响,造成对生态环境的破坏。恩格斯认为文明是一个人类与自然界的对抗的过程,这个过程会使造成森林破坏、土地荒芜、环境污染、气候恶化等生态环境问题。所以恩格斯在《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中提出了人与自然的和解以及人类本身和解的观点。并在《劳动在从猿到人的转变中的作用》中得到了进一步地完善,对人过分支配自然而形成的生态破坏所导致的自然报复做了阐释。这些思想表明我们在经济活动中不仅要遵循经济规律,而且要遵循自然规律,在经济规律与自然规律的双重约束下从事生产活动。

2.jpg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绿色发展思想的理论特点

马克思从当前的经济事实出发,通过对异化劳动和私有财产关系的研究找到“理解劳动和资本分离以及资本和土地分离的根源的钥匙”。因此异化劳动时期经济学理论体系的核心概念和基本范畴,在其理论体系中对人与物以及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分析都是围绕着异化劳动而展开的,而按照马克思关于劳动是人与自然的物质关系变换的思想,这样在其理论体系中必然会涉及到自然、生态和环境问题,生态经济思想必然会逻辑地成为其理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1、从资本主义制度和资本主义工业生产方式方面去寻找生态环境破坏的原因,认为资本主义制度是造成生态危机的社会制度根源,工业化生产方式是造成生态环境问题的生产制度原因。马克思一方面是从资本主义制度的不合理性方面去寻找生态环境破坏原因的,资本主义制度之所以会加剧环境的污染和生态的破坏,马克思认为关键在于它是一种剥削制度,追求剩余价值的单纯的经济效益已往将生态效益与社会效益完全淹没了,自然界成为了人们单纯索取物质资料的对象。另一方面又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方面分析了生态环境问题的原因,他认为在产业革命之前,家庭手工业者亦工亦农。自给自足。产业革命之后,逐渐形成了机器制造工业,并促进了工业的迅速发展,加速了机械化进程,小城镇集中为了城市,人口与工业的集中,城市规模的扩大,造成了环境局部和严重的污染。指出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促进了工业化的发展,工业化有进一步加速了资本主义的城市化,城市化把人口集聚到城市中,在城市化的发展中废弃物的大量产生,改变了正常的“人与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过程,同时对广大劳动者的“身体健康”和“精神生活”造成了严重影响。这说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目的造成了生产过程与自然过程的对立。

2、从论证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的合理性和优越性的角度来研究生态环境问题的解决,提出了绿色发展的思想。马克思认为生态环境问题不仅是自然生态问题,不仅是人与自然关系的协调、社会发展与自然生态系统的协调,而是一个社会问题,具体来说是一个社会制度问题。马克思从他所处的时代出发,认为生态环境问题只有在一定的社会制度下才显示出来,人与自然关系不协调的根本原因在资本主义制度,解决的办法是用共产主义制度取代资本主义制度。共产主义制度条件下,人与自然的冲突关系才能得到解决。他进一步认为整个资本主义社会造成人与自然异化的同时,也形成了人的异化,形成了两大对立的阶级。由于人与自然的异化,人的异化,造成人与自然的不协调。在共产主义社会制度下,人们会有效合理地协调人与自然的关系,把自然生态系统与经济系统、社会系统的关系协调起来。只有共产主义社会代替资本主义社会,人与自然之间冲突才会得到的化解,才会实现人类经济系统与自然系统和谐,才会建立起绿色发展的社会制度基础。只有在共产主义制度代替资本主义制度的条件下,全体社会成员的根本利益才能达到一致,在这种社会制度下生产者能真正联合起来,成为真正的社会,发挥人的力量,合理地开发、利用自然,在人与自然和谐统一的基础上实现绿色发展。

3、以人与自然关系的研究作为其经济理论中绿色发展特征的基础。马克思与恩格斯揭示了人、社会和自然界之间的内在联系及其发展规律,认为人、社会与自然界是相互作用、有机联系的。他还指出当人与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是合理时,人与自然生态处于和谐的关系之中,当这种物质变换不合理时,人类的劳动会扰乱自然生态系统,从而会遭到自然界的报复。

3.jpg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绿色发展思想的自然财富观

在《资本论》中,马克思分析了自然资源在价值创造中的重要地位。马克思将自然资源分为两大类:第一类是用做生活资料的自然资源,例如土地资源和水资源等;第二类是作为劳动资料的自然资源,包括用做航行的河流、提供木材的森林、用作生产材料的金属、用做燃料的煤炭等。马克思进一步认为,这两类自然资源在不同的发展阶段上起着不同的决定性作用。马克思主义绿色发展思想的形成与发展是与马克思主义的自然财富观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实践观与唯物史观相结合形成了马克思主义的自然财富观,自然财富观也是其绿色发展思想的理论基础。

马克思认为实践是人与自然联系的纽带,实践观是马克思主义自然财富观的重要支点,他认为人是自然之子,自然是人生存和发展的前提条件,人离开自然界便无法生存,人的一切关系都要以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作为出发点,人类的认识历史是从认识自然开始的。因此必须在社会实践中把握人与自然的关系,而劳动是人类实践的主要方式,马克思以劳动为中介,把自然作为人类劳动对象纳入人的活动范围来考察,认为自然界是人们借以获得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源泉。通过劳动使人与自然的关系转变为以实践为中介的主客体关系。在劳动过程中,劳动者、劳动工具与劳动对象三要素紧密结合,使主客体相联系,使人与自然相统一。人类通过自己的劳动实践活动,加深了对自然规律的认识,并按自然规律使自然面貌发生变化。唯物史观是马克思主义自然财富观的另一个支点。马克思把唯物主义贯彻到社会历史领域,认为人类改造自然的活动是在一定的生产方式下进行的。生产方式是人与自然、社会与自然相互联系的纽带。也就是说,人类改造自然界的活动,必然要“用一定的方式来进行”,生产方式是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统一,在生产方式的内在矛盾统一中表现出了生产关系一定要适应生产力的规律。因此人类有目的的活动必然要适应这一规律。要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和保护生产力,尊重自然规律,解决人与自然的冲突,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在社会实践观与唯物史观相结合的基础上形成了马克思主义的自然财富观。

1、人与自然的和谐统一性。马克思恩格斯生活的时期,尽管出现了某些方面的环境问题,但问题还不十分突出。他们一方面强调人与自然的区别和对立,但另一方面也十分强调人与自然的和谐性和统一性。这表明马克思主义自然观的基本思想是:人类是生长在自然界之中的,以类的形式与自然界打交道。作为人类生存和发展的自然基础,自然状况与人类利益密切相关。人与自然的冲突反映了人与人的利益之争,“人们对自然界的狭隘关系制约着他们之间狭隘的关系,而他们之间狭隘的关系又制约着他们对自然界的狭隘关系,”因此,人类要与自然界共同进化,就必须首先协调人与人的关系,“但是要实现这种调节,单是依靠认识是不够的。这还需要对我们现有的生产方式,以及和这种生产方式连在一起的我们今天的整个社会制度实行完全的变革。”因此,人类是生活在自然界之中的,形成了人——社会——自然系统,长期以来,人类经济系统与自然生态系统之间是可以和谐的,但是工业化的发展破坏了人类经济系统与自然生态系统之间的和谐关系。所以,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合理地调节人与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是实现绿色发展以及人与自然和谐统一性的基础。

4.jpg

2、人是自然界的一部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认为自然界是人类生存发展的自然基础,人类依靠自然生态系统提供的资源进行发展,维持自身的生存。马克思认为,“在实践上,人的普遍性正表现在把整个自然界——首先作为人的直接的生活资料,其次作为人的生命活动的材料、对象和工具——变成人的无机的身体。自然界,就它自身不是人的身体而言,是人的无机的身体。人靠自然界生活。这就是说,自然界是人为了不致死亡而必须与之处于持续的,交互作用过程的人的身体。所谓人的肉体生活和精神生活同自然是相联系,不外是说自然界同自身相联系,因为人是自然界的一部分。”可见人类要像爱护自己的身体一样爱护自然界。同时他还认为,当人类保护和优化了自然时,自然就会造福于人类,而当人类破坏了自然,自然就会报复人类,据此他反对破坏自然生态环境,主张在人与自然的协调过程中求得生存和发展。他不仅主张人类经济系统与自然系统关系的协调,而且提出了人类经济系统与自然系统协调发展的途径:一是合理调节人与自然关系的支撑手段:工具——技术系统,先进的工具和技术的提高以及资源利用效率的提高,人与自然的协调发展就会有技术支撑手段;二是生产力是调节人与自然关系的物质基础,只有社会生产力发展起来,人与自然的统一才会有可能;三是在充分认识人与自然关系的基础上,并加以充分利用,改变人对自然开发的盲目性,使人类遵循人与自然系统联系与变化的规律。

5.jpg

3、人类改造自然的活动既要遵循经济规律,又要遵循自然规律。马克思曾经指出:“不以伟大的自然规律为依据的人类计划,只会带来灾难”这段话的意思是说人类的社会实践活动要与自然规律相一致。人类在实践活动中只有既遵循经济规律,又遵循自然规律,才能不受到自然界的报复。可见,马克思在人与自然的关系理论中,始终强调了人与自然的和谐,而实现绿色发展的实现途径是遵循自然规律,尽管人类在自然界面前虽然有对自然的控制能力,但这种控制要在合理的、经济的和适合人类本性的条件下来展开。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提出的合理的、经济的和适合人类本性的标准包括最佳效益、最适应人类本性两个层面。马克思关于人与自然关系的论述表明人类改造自然的活动要遵循经济规律和自然规律。马克思恩格斯所指出的遵循自然规律与经济规律的统一实质是经济增长与环境保护的统一,要求在发展生产力的基础上,还要保护生产力,实现经济效益、社会效益与生态效益的有机统一,在发展经济的过程中,以绿色发展为指导加强生态文明建设,在实践观与唯物史观相结合的基础上,形成了马克思主义的绿色自然财富观,以自然财富观为理论基础,形成了马克思主义绿色发展思想。这些思想为建立绿色财富观,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以及在新时代下实现绿色发展提供了政治经济学的理论依据。



版权所有:西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地址:中国西安郭杜教育产业园区学府大道1号